關於部落格
  • 185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畢業了

在最後一學期一陣的天翻地覆之後
我終於畢業了

兩年點滴
不知該如何說明
從建築踏入景觀這個未知的世界
很多事情一開始不明白
漸漸也就明白了
不只是設計上的事
還有一些是關於自己 喜歡什麼 擅長什麼 適合什麼
看得更清

關鍵是神
也是本系(Landscape of Architecture, Upenn School of Design)的chair
是景觀界的A咖
作品常在雜誌上出沒
也出了一些重量級的景觀理論書籍
是個厲害腳色
重點是他自己以為自己是神
我第一次上他studio聽到真是傻眼
從此他在我心中代號就是god
也就是因為他這份自信
讓我對他嘖嘖稱奇

他不喜歡浪費時間
學生講太久  他就會打斷
評圖討論稍久  他就開始不耐煩的抖腳  或是打哈欠
怎麼看都不是一個孔子型的好老師

但是不知怎地
他講的話  就都蠻切入要害的
他遇到好的project也不會吝惜稱讚
他總有能力操縱全場氣氛

學生對他又愛又恨
恨他機車 卻又渴望得到他的賞識 
畢業生中可以被他欽點到公司上班的=top one(實在是有點變態阿..)

我在penn的第一年
總覺得penn就是很紮實的景觀訓練
他可以把每個學生都敎成是個有用的人
每個從penn畢業的學生
都可以有很好的技巧
我們會算坡度 算地形  畫施工圖
電腦表現法超強  2D,3D樣樣來  可以render出非常漂亮的圖  做出實用的設計
各項議題像是綠建築的觀念也敎授許多
耐操又好用
業主喜歡  雇主也好用

但是 願景呢?
Landscape到底是什麼
身為設計師
理想的本質 創作的渴望
尋求同中的不同的那種企圖心
我卻在penn看不到
美國的景觀就是這樣嗎
直到我遇到神

我從penn的第二年
進入神的studio開始
我才找到同樣呼吸的人
感受到所謂設計的癮
我想測試美國到底有沒有人吃creativity這套
我厭倦老是對社會做出所謂正確的設計 一副健康好設計師模樣
為何沒有人要做出奇怪的設計呢
神對我的肯定
讓我更確信 創作還是非常可貴的
在評圖場上打滾有十年吧
我第一次覺得有人發自內心喜歡我的東西
而不只是客觀的評述做得不錯
尤其是像神這麼機車的人 似乎他的評價更顯真實
縱使他不是神那麼高
至少也是個A咖  我才有那麼一份自信 這份設計不只是在台灣自己覺得爽而已 而是在世界上也是有價值的
不過人生總有起落
在神的studio結果並不是個快樂的結局
我贏在創意 輸在rendering
在景觀界 也同時是個非常現實graphy至上的環境
應該說我輸在實踐的能力上
我認清自己 

第二年的第二個學期
面臨即將畢業的壓力
還有找工作 何去何從的壓力
很多人春假就開始準備丟履歷
要做作品集 同時還有學校的一堆東西要交
到底要專注在哪個部份
有種分身乏術的感覺
後來我決定還是拼studio
我告訴自己
要從失敗的地方爬起
工作的事就以後再說吧
四月中得知被提名ASLA的事
我更覺得應該要專心在學校的project上
第一年的兩個學期 我當個乖寶寶沒做到喜歡的事
第三個學期 我做到喜歡的事卻搞砸了
第四個學期 不能再有遺憾
所以我就閉關了 (雖然如此,看到msn上大家在線上就有一種被陪伴的感覺)
Final review, 
當我播完vedio全場鼓掌,我第一次覺得可以這樣讓大家看得高興自己也好高興
連結->  http://www.youtube.com/watch?v=RPqxtLIjPNo
就好像大師可以像個諧星娛樂大家一樣 
身為設計師最高興的不是證明自己的project多好的那份自傲  而是看到別人開心的表情的那種竊喜感動
同時也領悟到自己內心的那份表現慾被反轉到檯面上來  不只是網路上的嘻嘻哈哈
這份開心  都比最後拿到ASLA更真實

這個studio也帶來我個人事業的高峰
ALSA finalist 的presentation我拿到Merit Award 也就是penn landscape 2008全畢業生的top3
penn在全美landscape已經很前面了,我可以在penn拿到top3也算是爬到很高了
我知道我圖畫得不是最好 理論不是最強 東西也不是最完整  口才更是沒這樣東西
可是我有提出好案子的能力
我更認識自己 
更感謝神的肯定
之後我會去紐約神那邊短期支援一個案子
之後開始找工作  有許多好的公司可以去嘗試看看
景觀一路走來至此  沒有遺憾了(好像求學生奮鬥史@@)



不過 唯一的遺憾應該就是kerby 如果你有在看的話
如果沒有你的互相激勵 我想我不會進步
千萬別忽視身邊的人對你的肯定還有神對你的肯定
當他花很長時間幫你說話時 那是我可以感受到而且小小嫉妒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