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85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The end of the work

最後近兩個禮拜的時候   我分到一個新的project 
整個team階級由上而下是principal瑪姬àSenior Associate大衛àStaff(3) Keiko(日本學姊, 38)àStaff(2)英子(日本學姐, 29) Intern(2) 
後來又加入Staff(3) Misa (台灣
一開始是腦力激盪  每個人都盡量提出草案與想法  方案最後送到瑪姬那邊看她喜歡哪種 
對於長期當槍手的我   是個難得可以有自己想法的空間 
大衛對於我的草圖非常有興趣    
但是我也隱約感到  這點惹得Keiko有點不爽 
但畢竟大衛忙得很   不管細節跟雜事    
我跟英子便被Keiko差去發展她自己版本的草圖的剖面 
然後英子被叫去幫別的案子   我則被掃除核心    發配邊疆去做基地模型 
不用說我的設計當然是被做掉了   永遠也不會傳到瑪姬那 

被發配邊疆
 我也不生氣  我也是很喜歡做模型的  只是公司這種名利競爭讓我覺得可笑 
Keiko心機重是無庸置疑的  但罪不在她  或者說這是制度本身散發出來的盲點 
就算一個設計天才來到本公司   也是會被前面一排老鳥幹掉   淪為ren圖的機器 
不過老實說  她們叫我做模型還真是找對人 
對於做模型這件事我可是身經百戰  已經到了大師的境界 
我做了兩個版本   一個是抽象版本  一個是真實版本 
總之  大家都很滿意   路人甲乙也跑來說good job 
本來這是件很不重要的事   但因為用心   不知不覺   連大衛都覺得模型很重要  常跑來說哪裡怎樣可以怎樣 
我沒有所謂揚眉吐氣的感覺  所有事都理所當然一樣  我去做模型理所當然  模型變成這樣也理所當然   沒有人想太多 
我只是覺得  我對得起自己  對得起他們  這樣就夠了 

最後一天
  幾位同事請我吃午餐   我帶了一瓶紅酒回請大家 
把我做的檔案燒成了幾張CD   收拾好座位 
工作就這樣結束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